蠻荒世界的記憶:萬王之王
小說推薦蠻荒世界的記憶:萬王之王蛮荒世界的记忆:万王之王
随着军中号角之声响起,熟睡的士兵一个个从睡梦中醒来,军营中士兵的嘈杂声与战兽的响鼻声四起。这时老板娘已带着众人为将军及将领们准备好了早饭。看着陆续而来的将领们吃着早饭,老板娘已带人开始收拾行李。准备一天新的行程了。
出来山地,大军来到平原之地,行军的队伍就开始快了起来,特别是那些战兽,连日来在丛林中行走,放不开腿脚。现在终于来到开阔地了。迈开四蹄,大步流星,让跟随的士兵也一路小跑起来。
二十一天后,大军停了下来,据说还有三天的路程就到布娅城了,大军不能进城,于是就在这里驻扎了。
听到队伍要在这里长期驻扎,老板娘让天风去找皮卡问问,她们是否可以离开了。很快天风就回来了,皮卡副将不在,听说跟随天南将军去布娅城了。有什么事得回来再说。没有办法,六人只能待在军营之中等着。
转眼间就八天过去了,事情却没有一点头绪,士兵们驻扎在这里,心情很不错,而老板娘一家则是每天愁眉不展的,没有将军放话,连军营都出不去,不知被困在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只知时间越长变数越大。
老板娘看着天风与一个兽骑战士正聊的开心,不由得皱起了眉,这小子这一路走来与军营里的人关系打的火热,特别是这些兽骑兵,还主动帮忙擦洗又脏又臭的战兽。这小子想干什么啊。难道不想当伙计了,想当兽骑兵了不成。皮卡这人也不靠谱,明明都从布娅城回来好几天了,却总是不露面,什么意思啊!
晚饭一过,老板娘等一众人围坐在一起,老板娘一脸阴云道:“我们在这里好久了,将军这些天没在吃我们的做的饭了,皮卡一天没有露面了,看来我们已经没有用了。”
饼厨子道:“今天我偷偷给一个将军身边的士兵一点钱,询问这两天将军为什么没让我们给他做饭,也没来听书。那个士兵只看着我叹气,什么也没说。情况不太好啊。”
老艺人对老板娘道:“我是快死的人了,不在乎死在哪里,倒是你们,如果你们愿意把所有钱财献给将军也许能留一命呢?”
老板娘苦笑道:“这个天南将军爱财如命,又喜欢媚上,并且非常爱惜名声,恐怕不会活着让我们进入布娅城。”
肉厨子发狠道:“那我们找机会跟这天南将军拼上一把。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只要杀个痛快得了。”
老板娘看了看肉厨子黑力,脸上也发狠道:“我的想法是,我们今晚只带随身的物品,趁着夜黑偷偷溜出去,如果被发现了,就强闯大营,死也多杀几个。”
说完看着众人反应。老艺人与饼厨子脸现沉思,肉厨子一脸激动。小力巴听了吓得全身发拌,缩在天风的身边。只有天风一脸平静。
老板娘奇怪的问道:“天风,你有什么想法吗?”
天风却笑道:“我看问题没有这么严重,也许明天一早将军就放我们离开了呢,说不定还会给我们一些酬劳呢。”
天风一说完,众人表情怪异,似乎都觉得天风说的也太离谱了,心狠手辣的天南将军怎么会给酬劳呢!
老板娘道:“将军是什么样的人,在巴曲镇大家可是看的清楚。那是刮地三尺,他一走巴曲镇就再无人烟了。怎么可能这么好心。”
一路星光
天风道:“既然天南将军爱名声,在巴曲镇可以胡作非为。我想到了布娅城应该就不会这么做了,不如我们再等一天,如果明天不放我们,那明晚我们再闯营也不迟啊!”
众人面面相觑,觉得这主意并不怎么样。老板娘直直的盯着天风看了几秒,突然决定道:“好!我们就再等一天。”
老板娘定下了主意,众人也就不在说什么了,各自回自己的地方休息。
夜里,一片阴云遮蔽了明月。军营内一片黑暗,但鼾声与战兽的呼吸声去此起彼伏,宛如一支香甜的夜歌。
天南将军的大帐在兽骑大营的中央。六队十二名的卫士不分昼夜的大帐周围巡视。大帐的门前有守卫把守,随时听候命令。
天南将军睡的正香,突然“啪嗒!”一声燧石撞击声,顿时眼前一亮,却感觉周围一片阴冷,一股无形的杀气逼来,机警的皮卡猛的坐起来,本能的抽出床边的配剑,横剑在手,眯着眼向前看去,只见不远的桌子旁,突然亮起了的昏暗烛光,一个蒙面的黑衣人正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
天南将军惊魂未定的喊了一声,“谁?”人却已站在地上,并摆出了攻击的姿态。
黑影发出沙哑的声音道:“我是谁不重要。有人让我来向你问句话?”
皮卡冷笑道:“什么话?”
话音一落天南将军已是一个箭步冲过来,手中重剑向黑衣人狠狠的劈下去。只听“哐啷!”一声,桌旁的椅子被重剑劈成两半,散落在地,而椅子上的黑衣人却不见了。
天南将军瞳孔微缩,这人好快的身法,竟然躲过了自己的攻击,更让天南将军心惊的是大帐内这么大动静,门外的守卫竟然没有反应,恐怕是出了意外。
这时天南将军突然身上寒毛乍立,一个不大的声音如鬼魅般的耳边吹气道:“不要动,否则让你的脑袋搬家。”一把冰冷的匕首已然横在他的脖子上。
天南将军的身体果然听话的僵住不动了。但还是倔强道:“我是大公主的人,要对付我,你要想想后果。”
沙哑的声音道:“你是谁的人我不管,有人让我问问你,他的远房亲戚到了城外,却一直没进城,想问问天南将军这是怎么回事。”
天南将军愣住了,不是暗杀我的?狐疑的问:“我不认你说的远房亲戚,哪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黑衣人道:“他的远房亲戚一直在外作生意,听说开了个小小的馕饼店。不知道将军认识不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