術師手冊
小說推薦術師手冊术师手册
咚!
金色殿堂里,随着眼前一阵光芒爆开,亚修宛如身体被重锤暴击,浑身颜抖。
哪怕灵魂体不会流血,他也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耳边仿佛有五百只拉拉肥在叫,视野里满是重影。
六个四翼术灵落到地上,肉眼可见地萎席疲惫,甚至连飞起来的余力都没有。刚才的聚灵失败,不仅对亚修造成重创,也让术灵不堪重负。
殿堂里,除了薇瑟状态好点,其他人都像是没睡醒一样,表情昏昏沉沉,宛如玩偶。哪怕看上去美丽依旧,却透露出一股凋零的气息,
他们已经连续工作十二小时了。
刚上手造神,他们便明白为什么只有真理术师才有可能完成虚拟神格。
虚拟神格的制造方式说简单算简单,说难也极难,因为它只有一個步骤一聚灵。
以前提到过,虽然有‘斩剑这类单一派系术灵,但更多是类似于波动剑的复合派系术灵,既归属于剑术,但也含有光术、风术等不同派系因子,只是占比份量不同。
所谓聚灵,就是从不同术灵里抽离出同一派系的因子,然后拼合成虚拟神格的碎片!
梦魔给他们施展‘同床异梦并非单纯是为了胁迫他们,因为同床异梦’充满疆梦污染,提高了他们对梦敏感度,所以他们能清晰分辨出不同术灵里的噩梦力量。
打个比方,他们就像是进了梦公司的毕业生,然后跳槽时看见‘团队年轻有活力’、‘提供下午茶零食健身房’、工作节奏快’、工资面议’等关键词就知道这间公司有多噩梦。
亚修他们需要同时操控多个术灵,逐个分离出里面的噩梦因子,然后糅合成碎片,塞到梦魔维持的虚拟神格里。听上去好像只是一个慢工活,但问题是一块碎片往往是由几个、十几个乃至几十个碎片构成!
分离本就极耗心神,而且如果分得不够纯粹含有杂质因子,就会引发聚灵爆炸!但如果分离的因子太少,无法形成足够规模的碎片,也要重新来过!
本质上来说,聚灵就相当于多个术灵组成的奇迹,聚灵失败就等于奇迹反噬,受到重创也不足为奇。
聚灵的核心需求能力自然是运算处理能力,真理术师不仅擅长这点,而且真理术师对术灵因子的敏感度比其他术师高得多,像亚修他们就因为分离不纯引发了数十次聚灵爆炸,而薇瑟只引发过两次!
要知道,亚修他们也只能处理十个以下的碎片,而薇瑟一直都处理十个以上的大型碎片,而且工作效率是他们的四倍以上,可见真理术师在这方面的得天独厚,
虽然极为艰辛,但这份宝贵经验也让他们初步理解虚拟神格流的奇妙之处一简单来说,就是堆积木术灵是积木模块,因子是积木颜色,将它们拼在一起组装神格,再放入概念,就能点睛化神,造出一个跟积木一模一样的神灵。原理并不复杂,但怎么设计积木图,需要什么术灵,恐怕只有踏入神之领域的术师才有头绪。
但相比起灵魂神格流,虚拟神格流确实优异—一第一,可以一个人完成,第二,对素材没有严格要求,所有术灵都可以平替,第三,避开虚境诅咒!
从静止神灵’仪轨最后一步需要在静域度过一个周期就看得出来,灵魂神格流遭遇的虚境诅咒,都是普通术师无法度过的自然灾害—一甚至想度过都没机会,静域可是时间大陆专属。
先不提半神返回下层虚境难度有多大,从梦天使的遭遇就知道,你想在虚境造神,最大的阻碍是其他术师!
值得一提的是,亚修不知不觉间发现入门真理派系了,显然是聚灵这份工作会积累真理经验,然后其他人共享一部分给他,再加上薇瑟也一直在跟他共享经验,现在达到白银级也算是水到渠成。
但也已经是极限了。
亚修跟干员们对视一眼,说道:“梦魔,我们必须得休息了,就算是恢复灵魂能量也没法坚持。”
索妮娅、笛雅、薇瑟都停下手,静静看着梦魇。
梦魔自然是一直帮他们恢复灵魂能量,不然他们早就能量耗尽被虚境踢出去了。但恢复灵魂能量不是万能,他们连续十二小时高强度枯燥工作,中间没有任何休息时间,足以让他们产生强烈的心理不适。
他们的灵魂仍然强壮,但眼里的光一点点暗下去。
然而面对如此合理的要求,梦魔却坚决摇头:“不行,我维持虚拟神格需要消耗源晶,中间无法停止,你们休息会造成巨大浪费。当然,本体已经为你们准备好恢复精神的奇迹一”
“但我需要回现实一趟。”笛雅说道:“我交待一下就会回来—”
“不,许。”
忽然,就像是全身插满针然后在地上乱滚,强烈的刺痛贯穿他们的灵魂,让他们痛得弯下腰大口喘气,几乎差点失去意识!
“不许离开这里,不许回到现实。”梦魔一字一顿说道:“在造神结束之前,谁都不许离开。”
亚修看了一眼干员,凝视着梦魔说道:“但我们有同床异梦的诅咒,我留下来当人质,就算她们不回来你也能—”
“但你们有可能会向外面泄密,导致造神功亏一篑。”梦魔说道:“本体犯过的错误,绝对不能再犯。”
“至于你们注意力不集中等问题,我立刻为你们解决。“
只见梦魔指着笛雅,然后笛雅身上泛起沸腾的水波,一股股气流沿着同床异梦的连接流入其他三人,
亚修非常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脑海里念头爆炸,精神亢奋,仿佛整个世界都清晰起来。
但代价就是魔女整个人几乎跪在地上,双肩痛得抖不已!
“停!“亚修站起来挡在梦魔与魔女之间,吼道:“你在干什么!?“
“同床异梦的变化术式。”梦魔说道:“这招既可以连接敌人,也可以连接友军,甚至可以连接敌人与己方,连接友方时,可以消耗一人的灵魂,为全体友方添加强力增益。”
“本质上,这是消耗目标的灵魂上限,添加其他人的灵魂上限,所以目标的灵魂暂时无法恢复正常。
不过消耗一人补充全体,是划算的。”
索妮娅过去抱住魔女,低下头收敛自己愤怒的眼神,冷声说道:“那我们继续工作行了吧?”
“不行。”梦魔说道:“就算你们不说,等真理术师也进入懈怠期,我也会发动这个奇迹为她增益灵魂。你们的作用,本就是为了能让真理术师坚持到最后。”
“停下。”亚修说道:“换我来。”
啞巴庶女:田賜良緣
笛雅咬牙颜声道:“观者,我,我没一“
“你确定?梦魔说道:“我确认她是你们之间灵魂上限最高的人,才优先选择她。”
魔女是灵魂上限最高的人不奇怪,她有多个人格日夜锤炼,初入圣域就是二十五人魂,现在更是到了四十人魂。
“确定。”
亚修火速消耗30点数购买一组源晶,然后装备窃魂手册,发动效果“燃魂图’!
随着爆开的轰然狂风,他瞬间从三十人魂暴张到三百人魂,灵魂上限暴涨令他的灵魂体都变得更加凝实清晰,毛发也更加清楚。
梦魔没有任何讶异,只是点点头,然后指向亚修。
轰!
庞大的压力瞬间压弯亚修的腰,宛如被无数小刀凌迟的痛苦浸满他的灵魂。也就是灵魂体不能流汗,
不然他肯定汗如雨下!
他捂住嘴想忍耐,挺直腰想抗衡,但一切只会让痛楚更加清晰。
很快,他的意识开始溃散,脑海开始空白,取而代之的,是冷血入骨的平静,以及无数碰撞思考的念头。
同床异梦的正确使用方式,恐怕是连接敌人和自己,然后对自己发动异梦,连带着让敌人也被盟梦诅咒,但显然噩梦天使是可以免疫噩梦的…
疆梦天使之所以会失败,是因为被出卖了,所以他给梦魔留下的程序里才会着重强调不许离开虚境…
之前梦魔从未攻击,恐怕是离开’这种关键词触发了他的内置程序,所以肯定还有其他危险甚至致命的关键词薇瑟看着亚修的侧脸从痛苦难耐逐渐变得平静,双肩不再抖,嘴角浅浅上翘,眼眸里的光也变得幽邃难知,立刻认出这就是她曾经梦寐以求的观者亚修,
比她更冷血、更冷静、更完美的存在!
薇慧没有想到,她几乎彻底放弃的希望,居然会再一次出现在她眼前。几乎是下意识的,她忍不住想到一如果亚修真的变了,会怎么样?
在虚境,有一个完美的观者亚修带队,收益绝对是以前的双倍乃至十倍!没有人比薇瑟更清楚完美的亚修有多强大,他正常时根本没将潜力挖掘出来!
在现实,如果亚修变了,那她也无需考虑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只要坦白告知,他就能成为自己的盟友。而且,虽然他不会喜欢她,但他也不会喜欢剑姬和魔女,只要能把他绑在身边…只要…
薇瑟浅快地呼吸起来,但旋即坚定眼神抿紧嘴唇,站起来走向亚修。
明明现在的亚修比刚才更不怕痛更加强大,但薇慧却憋得心酸,再多的理由也压抑不住那个一点都不理性的念头一不许变!
给我变回去!
于是她冲过去,想伸手—一
“观者!”
索妮娅将亚修抱在怀里,在他耳边轻柔地呢喃,亲昵地蹭蹭他的脸庞。笛雅也从刚才的疼痛恢复,只能牵着亚修的手,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帮忙。
慢了一步的薇瑟停在外面,看着亚修的表情渐渐恢复生气甚至还有一丝痛并快乐,终于恍然大悟对啊。
亚修在血月、福音的经历,也不比森罗来得安全,甚至更加残酷血腥一亚修在森罗好歹是圣域术师,但在血月是死刑犯,在福音是奴隶。
他在过去变的理由可太多了,要是会变早该变了。
但就像他拉扯住堕落的剑姬,保护好疯狂的魔女,剑姬和魔女也一样将他从深渊旁边拉回来。
他们是互相救赎的成型关系,已经没有其他人可以插入的余地了。
她居然觉得,自己能从她们身边夺走亚修忽然,薇瑟看见剑姬朝自己招手,等她走过去,剑姬便牵紧她的手,仿佛想通过这样来体现他们的一心同体。
你这只手,刚才摸着亚修的脸……
就在薇瑟微微走神的时候,她发现剑姬在她手掌上写字。
是一个「危」字。
薇瑟看向亚修,亚修疼痛难耐地枕着剑姬的胸脯,朝她递了个眼神,
盟梦传承,有绝大危险。
虽然亚修脱离了久违的观者状态,但观者状态下的思绪可没散去。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一盟梦天使,是一位邪术师啊!
你看看其他两位邪术师,光阴之王和幽魂先知,前者虽然开放永恒之城,也没有禁止术灵术力,但新增了一个规则:术师在永恒之城内部无法销毁术灵,且无法脱离虚境。
简单来说,就算术师得到光阴传承,也得原路离开永恒之城才能返回现实,在这个过程中他死了,就是百分百爆率,他想销毁自己术灵不便宜敌人都做不到!
可想而知,永恒之城里的互相厮杀有多严重,而且永恒之城难度本身也不低,这一个月来保守估计至少有近万二翼术师死在永恒之城!
而这也是光阴之王想要的一他又不是现实种族,而是仇恨术师的古精灵。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他会留下传承,但心里绝对希望现实术师死伤惨重!
至于幽魂先知就更露骨,假意给出幽魂秘钥’这种脱离道具,一旦术师开始胆大闯关,就会遭遇魂牵梦紫、返魂还童这种致死关,连脱离都脱离不了!
幽魂先知知道圣域术师都是人精,为了勾引他们冒险深入,才会在前面设计甜头,为的就是让后辈术师惨死。
这是非常正常的脑回路:他们本来就是损人利己的邪术师,若不是大限将至,又没有传人,他们怎么可能留下传承?但就算这样,他们也不可能让后辈好过,甚至对于能获得自己传承的传人,他们大概率也会设置凶险机关。
理由只需要三个字:凭什么?
凭什么我就得死,而你能获得我的一世遗产?
是,我是不得不留下,但不让你受尽折磨,怎么能泄尽我的怨气?
相比之下,丽梦传承就显得惊人的宽松!
没有任何考验,他们来到就是赚到,还赠送神灵与天国,亲生也不够如此。虽然梦寐以求有些残暴,
但那毕竞是对外人,对噩梦天使不要要求太多。
就当亚修也以为梦天使是不是临死前良心发现,刚才梦魔的行为彻底击碎他的奢望。
设置折磨关键词,消耗他们的灵魂来保证真理术师的续航,这些行为都证明噩梦天使在死前仍然坏得流脓,看不得后辈术师好,动辄折磨杀虐他们!
若是丽梦天使是好人,哪怕笛雅说错话,警告一下就是了,何必直接上折磨?若是疆梦天使是保留邪术师性子的慈爱长辈,那也可以从幽魂传承抓个人给他们当灵魂加油器,怎么可能直接将他们当为耗材?
最重要是,自始至终梦魔都没当他们是传人,只是将他们视为真理术师与消耗道具,画的饼连闻都闻不到!
既然噩梦天使是坏人,却又这么慷慨将传承送给他们,只能证明一点一这个传承,内有蛊惑,
至少,他们绝对不是丽梦传承的真正受益者!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丽梦天使的慷慨与残暴一对于工具人,当然要慷既地将工具送给他们,残暴地督促他们!
如果他们真的老老实实造神,轻则白忙一趟,重则被梦魔新草除根!
但亚修不能明说出来,疆梦天使多半设置了相关关键词, . 一旦触蛇犯梦魔绝对会毁了他们。
薇瑟沉吟片刻,看了一眼亚修搭在剑姬大腿上的手,但最终还是在剑姬掌心写了几个字。
索妮娅有些困惑,不过还是传达给亚修。
亚修微微皱眉,但旋即舒缓开来,朝薇瑟伸出手。
两人握紧,索妮娅坐在中间,也将手搭在上面。笛雅看得有趣,便也搭在上面。
片刻后,梦魇忽然说道:“五分钟了,继续工作。”
索妮娅看向怀里的亚修,红宝石的眼眸里传出疑问一小朋友,你怎么回事?你五分钟前就不痛了?
亚修却臭不要脸地抱住她,还贴着她脖子深深吸了口气。
这还是第一次在大家前面做这么亲昵的举动,伸爪爪剑圣有些难为情地红了脸,但还是伸手抱回去。
不过当看见亚修也过去抱了一下魔女,村姑脸上的笑容迅速淡去。
然而就在这时候,金色殿堂忽然摇晃了一下。
众人抬头看向天花板,脸色剧变。梦魔没有表情可言,只是再次催促道:“开始工作。”
外面,休息完的伊古拉再次回到遥彼空域。
他看着群聚在金色泡影周围的密集黑点,表情严峻:
“只能拖延到现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