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治你別慫
小說推薦李治你別慫李治你别怂
并州时李钦载放过了韩国夫人,不仅如此,还给出了建议,让她带着老娘回长安向武后赔礼请罪,打消了武后的杀心。
所以韩国夫人给李钦载送礼并不奇怪,这点人情世故她还是懂。
至于李勣为何将韩国夫人送礼推拒,李钦载也明白他的想法。
愛情 大 玩家
并州之事已尘埃落定,相关涉案人犯该拿问的都拿问了,李钦载是秉公办事。
狂暴武魂系统
武后想要韩国夫人的命,李钦载违了她的意思,就事论事的话,韩国夫人罪不至死,李钦载也不心虚。
但是如果英国公府收了韩国夫人的重礼,性质就不一样了。
落在武后的耳朵里,她会如何理解?
本来不算什么仇怨的,这下可就把武后得罪死了。
李钦载不由万分庆幸,庆幸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幸好李勣在他回长安之前,帮他挡了一次劫难,不然若不知情地收下韩国夫人重礼,李钦载与武后恐怕会结仇。
以李钦载如今的小身板儿,八成干不过这位霸道女总裁。
庆幸之余,李钦载的脚步愈发欢快地朝后院书房奔去。
我回来了,亲爱的老北鼻……
自己家没必要客气,李钦载猛地窜进了李勣的书房。
李勣吓了一跳,接着勃然大怒:“没规矩了吗?门都不敲,儿时的教养都喂了狗?”
李钦载立马低眉顺目:“是门先动的手……爷爷,孙儿错了。”
李勣上下打量他一眼,没好气道:“已是成了家的人了,为何还是那么不稳重?有妻有儿,这副跳脱的样子若被妻儿看见,也不怕笑话。”
李钦载没脸没皮地笑道:“孙儿岂是在乎别人笑话的人?妻儿敢笑我,我大嘴巴抽他们。”
李勣冷笑:“倒是好一副男儿大丈夫模样。”
李钦载谦逊地道:“跟我爹学的。”
李勣白了他一眼,道:“并州此行如何?老夫听说你干得不错,临走还有百姓请脱靴礼,呵呵,这等荣光,老夫一生都未曾有过。”
李钦载笑道:“孙儿其实没干什么,不过就是坑了一把粮商,打压了一下粮价,顺便抓了几个人,得罪了太原王氏,长安朝堂几位涉案者也被孙儿拉下了马……而已!”
“而,而已……”李勣一呆,捋须叹道:“这一两年你本事见长,得罪的人也越来越多,老夫实在担心,不知以后能不能兜得住你惹的祸。”
“老夫时日无多,更担心死后你该如何自处,钦载,你有本事老夫固然欣慰,但你终究锋芒太盛,这世上不是说有本事就一定一帆风顺,若不知收敛锋芒,敛息屏光,这种人往往死得比庸碌之人更难看。”
李钦载一凛:“孙儿记下了,以后一定恭俭谦和。”
李勣嗯了一声,接着又笑了:“并州的事办得不错,为民做主,挖渠修库,为当地百姓造下千秋功业,为官一任能做到你这般地步,已然算是个好官儿了,没有辱没我李家门楣,甚好。”
穿越效应
难得从李勣嘴里听到夸奖的话,李钦载激动了:“孙儿干得不错,爷爷有奖励吗?”
李勣的眼睛瞬间眯了起来:“你想要啥?”
“爷爷豁出这张老脸跟陛下说说,晋我个国公啥的,孙儿也想当国公威风一下……”
李勣捋须和颜悦色微笑:“没想到孙儿竟如此上进,呵呵,老夫甚慰。”
我讓地府重臨人間
李钦载一呆:“爷爷答应了?真的可以吗?”
李勣继续微笑:“给老夫圆溜溜地爬出去。”
…………
英国公府留宿一晚,李钦载便迫不及待向李勣告辞,打算回渭南甘井庄了。
成了家的人不一定稳重,但一定牵挂妻儿。
领着刘阿四等部曲疾行出城,三个时辰后便赶到了甘井庄。
熟悉的青山绿水映入眼帘,李钦载骑在马上深吸了口气,打从心底里露出舒坦的微笑。
这里才是他的归宿。
入庄后未惊动他人,李钦载直奔李家别院。
与崔婕成亲后,作为英国公府新婚少夫人,崔婕如今也能名正言顺地住进李家别院,而且众望所归成了别院的女主人。
门前下马,进了别院大门,李钦载刚绕过照壁,便见荞儿独自撅着屁股在院子里玩耍。
李钦载窃笑几声,躲在照壁后,捡起地上一枚小石子,偷偷朝荞儿扔去。
小石子正砸中荞儿的屁股,荞儿一怔,扭头四顾,却没见到任何人,不满地挠了挠头,继续撅着屁股玩耍。
李钦载又朝他扔了个小石子,荞儿再次扭頭找凶手,未果。
第三次扔小石子時,荞儿终于不耐烦了,从怀里掏出一只炮仗和一个火折子,没等李钦载反应过来,荞儿点燃了引线便朝照壁一扔……
动作太快,李钦载连逃跑的时間都没有,还没等反应过来,炮仗已不偏不倚地落到自己脚下,然后……砰!
巨响过后,荞儿指着照壁奶声奶气道:“谁躲在后面鬼鬼祟祟谋害我?快出来,不然我又扔炮仗啦!”
片刻后,李钦载头冒青烟缓缓走了出来,久别重逢喜悦随着头顶的青烟飘散无形。
“荞儿,多日不见,炮仗扔得愈发精准了。”李钦载面无表情道。
荞儿一愣,然后飞快眨眼,接着大喜朝他飞扑而来:“爹——!”
速度太快,李钦载下意识一抄手,将飞扑过来的荞儿稳稳地抱在怀中,脑袋使劲埋进他肉肉的脖颈,吸娃,吸娃……
荞儿被逗得咯咯直笑,半天才停歇下来,道:“爹刚回庄子吗?”
“嗯。”
“爹的事情办完了吗?”
“办完了。”
“那是不是以后不用走了,每天都能陪荞儿了?”
李钦载揉了揉他的头,道:“不一定,但大部分时候爹会陪你的。”
“爹的脑袋为何冒烟了?”
“那得问你了,爹的好大儿……”李钦载叹息道:“荞儿,以后咱尽量讲道理,一言不合就扔炮仗这毛病,得改!”
荞儿咯咯笑个不停,却没回应他的話,显然没打算改这毛病。
李钦载不由浮起几许担忧,荞儿有渐渐朝熊孩子发展的趋势,以后全村的茅房怕是……
一道俏丽的身影匆匆从后院跑出来,李钦载放下荞儿,微笑望着她,朝她伸开了双臂:“夫人,亲亲,抱抱,举高高……”
崔婕一口气跑出来,气息有些紊乱,饶是已成亲了,还是羞涩地红了脸,啐了一声扭过头去。
见李钦载仍固执地伸展双臂不动,荞儿都看不下去了,道:“姨姨,你就抱抱吧,爹刚挨了一炮仗……”